GRBC小说文学网>奇幻玄幻>【代号鸢/主控All】绣衣鸢事集(GB主) > 【孙策&孙权】切肤之责(二三人称切换,兄弟盖饭,惩戒,侍奉)
    穿廊进院,你选了宅院最深的书房,远离前堂嚷着要办庆功宴的将士,想着给“江东小霸王”留些面子。夏日蝉鸣深长,伴着身侧刚从战场下来连马靴都未换的男性的脚步声,将你的烦躁添上一笔——算不上愤怒或生气,仅仅是烦躁。

    偏生始作俑者没读懂你的神情,他心情愉悦,甚是高昂地讲述他如何带兵深入敌营打散穷寇,直到你在书桌前的椅上坐下,他才完成了讲述,将故事收尾于他斩下敌将头颅回奉于你,站在桌案前眼睛明亮地看着你,俨然一副等待夸奖的意味。

    将军孙伯符不向君王邀功,但钟情广陵王的孙策会向你邀功,不为论功不为金银,你的一句赞扬便是对他最好的赏赐。

    你看着他被汗水沾粘在额头的发,看着他脸颊上在征战中留下的擦伤,看着他破损的战甲,浊重地吐出一口气,收回视线慢慢落向桌面。

    桌上是一盏温热的茶水,虎形的砚台压着墨迹未干的文卷,似乎是在作如何应对近日战事的推演。你浊重地吐了口气,终是凝了神情,端起茶盏扬手掷落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细瓷茶盏砸在地面四分五裂,茶水泼溅到孙策脚边,向来在你面前灿烂飞扬的年轻将领笑容凝固,变成了茫然和错愕。

    “孙策,你完全不觉得你做错了?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这间书房算是广陵王府的最深处,桌案宽大书籍繁多,房间另一端还用屏风隔出一块安静的空间可以小睡。据说广陵王闲暇时偶会到这里来看书小憩,躲避扰人的应酬和工作狂副官。

    水战为江东所长,近来孙策为广陵王剿水匪,孙权是随孙策入住广陵王府的。按理他应居在绣衣楼,奈何绣衣楼有他避之唯恐不及的妹妹,孙策虽没看出他对妹妹的退避,却看得出他不想久住绣衣楼,大手一挥将他一同带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