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军府,楔家。

    皇帝突然拟旨的消息从g0ng里传至少将军耳里,少将军从营区赶回了将军府,五天的路程y是在两天内就赶到了。

    文月在香凌的陪同之下回到了楔家,她也算不清到底多久没踏入这令人生厌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「奉天承运皇帝,诏曰,今闻沁月公主与驸马楔子程,反目生怨,今生无缘,见此分离,一别两宽,各生欢喜。沁月公主即刻回文府待嫁鈅国,不得有误,钦此。」

    「奉天承运皇帝,诏曰,鈅国与岚国既为邻国,理应结好,今沁月公主文月,人品贵重,贤淑守礼,素识大T,聪慧敏捷,端庄淑睿,深慰朕心,择日配与鈅靖为妻。钦此——」

    文月才刚在将军府喜滋滋地送李公公离去,不曾想,转眼却在自家府里又见上了。

    李公公看出文月眼底有着一丝疑惑,笑笑地把圣旨递给她,「皇上说了,这段日子实在是辛苦长公主了,身为兄长却无法协助一二,该给的断不能再少了,故令老奴再来宣旨。」

    文月接过,「谢皇兄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」把李公公送出府,望向天空。虽说此趟和亲不知是好还是坏,但她期待着前往另一个国度。

    长公主和少将军和离後毅然决然地接受和亲的消息,像长了翅膀般的传至街坊,人人都在议论。

    百姓都以为少将军对长公主尚有一丝情愫在,却没想到他只是为了扶正那情妇为正室才快马加鞭赶回。此举让长公主完全凉透了心,一心等着待嫁鈅国,离开伤心地。

    长公主出嫁鈅国当日,文府。

    侍nV们整肃静默,各捧着裙钗香粉。

    香凌亲自执了匣中的螺子黛,为文月描眉,才画到一半,眼泪便止不住往下掉。

    反倒文月自己跟没事儿人似的,还替香凌擦了泪,像是哄小孩般,「你跟我一起长大,我又不是第一次嫁人了,如今脱离了那少将军,你该为我高兴才是,怎麽还哭了呢?」

    她不说还好,一说香凌连画眉的黛都拿不稳,从香凌手中将那黛接了过来,凑到菱花镜前自己一笔一笔扫画起来,「无论如何,这外头的天地也是要我们自己去瞧一瞧看一看,外头的风雨总要我自己去扛一扛。而且顺着这个机缘可以去找寻羽藤花,总b被困在这里好。」

    两道眉画得细细长长似两弯柳叶,文月放下骡子黛,拿起了妆奁上的细笔,蘸上一点樱粉,在额上慢慢g勒出一朵樱花。

    她想起了母亲。

    香凌见状,抹泪道:「公主今日远嫁,但夫人还是躲在别苑不回来……」

    文月笑:「母亲来了,只怕她会用皇姑姑的身分去向皇兄施压,不让我远嫁。听说鈅国皇室b较没有我们岚国如此拘束,礼仪要求也b较少,b较适合我这个闲散公主。」

    七岁时她与父亲一同前往岚国与鈅国的边界经商,途中意外走丢,被江湖中人所救下。在与之一起逃亡时被恶人所伤,中了月暮咒之毒。而後被皇室派出的人找到,回到了皇城,虽然是捡回了一条命,可身T里还是留下了残毒,每到月圆当日月亮升起时必会发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