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RBC小说文学网>灵异科幻>【HP】 春日之光与橘子树 > 第十章 让我守护你们好吗?
    巴奈特.史丹作为西追的室友兼挚友,自然而然肩负起为西追排忧解难的任务,他受一种使命感驱使,决心要帮助西追脱离异常的心理状况。然而他率直忠厚的X格在这个情况下并无用武之地,甚至起了反效果。一连串直接、缺乏细腻情感的提问,反而封锁了西追的嘴,让他不愿意再多说任何一个字。

    「我惹他生气了吗?」巴奈特懊恼地看一眼西追的床位,床帘已经被紧紧拉上,不透一丝缝隙。

    「谁叫你那麽烦。」杰瑞.特兰卡自顾自换上睡衣,也爬到床上准备休息,巴奈特跟到他床边,继续喋喋不休:「果然还是因为艾莱妮对吧?他去校医院回来以後就一直心情不好,你说我们该怎麽办?他们是不是吵架了?」

    「我怎麽知道,别来问我。」杰瑞故意翻了个身背对巴奈特,特意宣告他的不耐烦与疲惫,不过这一招对巴奈特并不管用,他直接在床上坐下,还推了推杰瑞的背。「怎麽办啊?这样的西追我好不习惯,我们要怎麽帮他?」

    「吵架就让他们和好啊,你能不能滚开,然後闭嘴,我很困。」

    「让他们和好吗?让他们和好啊??」巴奈特嘴里念着躺了下来,随之传来的是杰瑞隔着被子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「就这麽办,让他们和好。」

    「你滚啦!」

    她已经有多久没有哭泣了呢?艾莱妮静静流泪,等到西追的脚步声消失以後,才用力将哽在喉头的泪意咳出来,她咳得太厉害,连庞芮夫人都从内室出来查看她的情况。

    鼻涕和鼻水塞住她的鼻腔,面包和牛r0U的香味已经无法让她产生食慾,剩下的晚餐她一点都吃不下,她应该要向西追道歉,她不应该对西追说那样的话。但是那种试着想做些什麽的心情,就算终将是徒劳,却能让她在那一点缝隙间喘口气,她一直像被关在一个将要满水的水箱,挣扎着在上头的缝隙间呼x1。尽管如此,她也没有资格替西追决定西追想做的事,终究是要让西追自己选择的。

    为什麽会变成这样呢?她明明那麽地小心、那麽谨慎对待与西追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Ga0砸了吗?如果让西追彻底离开自己是不是就没事了?

    但是这样对西追太不公平,让一个想要帮助自己的人受着伤离开,艾莱妮没有办法原谅这样的自己。

    她想要保护他,却让他受了伤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夜晚西追没有再回来了,艾莱妮完全能够理解他的选择。

    翌日早晨,艾莱妮回到寝室,双眼浮肿,面sE憔悴,她对室友们微笑,筑起一道禁止询问的高墙。米卡、安琪拉、西贝儿面面相觑,只能默默陪她一起洗漱整理。

    周一的第一堂课是药草学,在第二温室上课,他们要练习清除玉石藤根j上的废料,还得同时施展温度咒与Sh度咒。斯普劳特教授要求他们两两分成一组,轮流照顾两盆玉石藤。艾莱妮等四人一向随意排列组合,这会儿米卡和安琪拉站的近,成为了一组,而艾莱妮就和西贝儿一起。

    她们站定位子,等待斯普劳特教授的下一步指示。一向不擅长药草学的西贝儿开始复习所有步骤,她正和艾莱妮说到一半,就感觉到有人突然拉住她的长袍,西贝儿回头,只见巴奈特一脸严肃,如临大敌地瞧着她。

    「??怎麽了?」

    「贝儿你和我一组,让西追和艾莱妮一组。」他压着声音说道。